zroe

2017年07月12日

渴望,自己能遇上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子,择一座美丽洁净的城市,与她白头到老。在阳光明媚的六月,我来到烟雨迷蒙的江南。

江南的风轻轻地吹,吹过小草轻轻的河边。江南的风很柔,凉凉,淡淡的,就像她柔软的发轻轻滑过我的手。风儿吹绿了小草,小草不停地点头,仿佛很享受风儿的抚摸。河水碧绿,慢慢地流淌着。阳光照在河面,河水泛起了鱼绫似的波纹。她仿佛是河里的柔波,而我就在她的怀里柔柔地招摇。

江南的风轻轻的吹,吹过蓝蓝的天空。天空晴朗,几朵白云悠悠地随风飘动。她就是广阔蔚蓝的天空,而我就是在她怀里的云朵,很飘逸,很柔软。在她怀里,便觉得很安全,很舒服,很自由。她的胸怀,广阔而博大,能容世间万事万物。她,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

评论